在“省骨干教师培训”上的讲话

  我先说说我在教学中经历的一件事情。多年前,我有一个学生,是个男同学,学习素质很好。一手漂亮的字,写作文语言也很华丽,结构也很严谨,也知道很多的作文材料,但是,写起文章来呢,你也不能说他写的不好,他中心也很明确,材料也很丰富,语言也很得体,但是总是差那么一把火,没有热度没有深度也没有高度。我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。

  有一天,我上课文《林黛玉进贾府》,快结束这节课的时候,我问了一个问题:如果你将来找对象,女同学你喜不喜欢贾宝玉?男同学如果找女朋友,你更喜欢林黛玉还是薛宝钗?女同学当然有很多不喜欢贾宝玉哈,也有喜欢的,都各自说出了自己的理由,都是很正常的讨论,这里不谈。男同学呢,有喜欢林黛玉的,当然更多的人是喜欢薛宝钗哈,这都在我的意料之中,我只不过是想活跃一下气氛而已。

  谁知道,我刚提到的这个学生站起来说:我两个都喜欢,我把薛宝钗娶回家做老婆,让林黛玉做情人,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!学生当然都哄堂大笑哈。我没有笑,说实话,我很生气。我知道,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思潮在我们学生身上的折射,很多人其实心里就是这么想的,而且现在也有相当多的人在这么做,更可怕的是,一个所谓成功的人,特别是那些暴发户,比如那些房地产开发商,如果外面不包养几个情人,都会显得自己没有身份!我当时并没有发火,我说,你的想法看起来真不错,什么都不耽误,因为这是你选择的婚姻价值观,我不好评价你,不过,我想问你的是,如果你爸爸也像你这么想的,你爸爸家里的红旗——就是你的妈妈,这面红旗没有倒,但是,你爸爸外面的彩旗到处在飘,你是不是很高兴?还有,与此同时,你妈妈也是这么想的,他们俩家里的红旗都不倒,外面的彩旗也飘飘,你觉得怎么样?我说完后,这个学生满脸通红,哑口无言。

  下课后呢,这个学生主动到办公室,吞吞吐吐向我承认了错误。后来,我就开始反思,我终于明白了这个学生为什么写作没有深度没有高度也没有温度了,因为他的思想他的情感就是有问题的。有时候,他们写作的那些“思想”并不是他们真实的想法,他们抒发的那些“情感”也是他们生生地编造出来的,他们笔下的文字并不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东西,他们怎么可能有高度有深度有温度?

  再回过头来想想我所教的学生中那些最好的学生,特别是那些作文写到顶尖的学生,其实他们都具备很健康的情操和人品的,没有真正的“思想”,他怎么会有好的“思路”呢?有思想才会有思路,这是我现在很明确的观点。鲁迅先生早在80年前就说过,一个真正优秀的作家一定会拥有纯洁的内心和高贵的精神。再说,学生们变成这样,除了社会原因,我们教师有没有责任?怎么能没有?我这一段时期不就是一直觉得作文教学就是“术”的教学吗?我恍然大悟啊。

  我想到那些真正的画家、音乐家、舞蹈家……如果他们仅仅注重自己的技巧,那他们最多只是一个匠人,而只有像梵高这样的画家,像贝多芬这样的音乐家,像杨丽萍林怀民这样热爱舞蹈的人,他们才能够走的更远,成为真正的大师。

  我也想到这个社会最顶尖的那些商人那些企业家,他们之所以会那么顶尖,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他们有明确而健康的人生价值观。这个世界上那些最有钱的人,往往不是把金钱看得最重要的。比如我们中国教师当中最有钱的是谁?是俞敏洪,俞敏洪的文章我想老师们应该都读过,我觉得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,他能够把新东方做到现在这个规模,他也做了相当多的公益,这是和他的人格人品和健康的价值观分不开的。全世界最大的企业家现在是谁?这个人认不认识?稻盛和夫,稻盛和夫也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厉害的企业家。他是日本的四大经营之圣。圣人啦,经营的圣人,是哪四大圣人呢?第一个叫松下幸之助,大家都知道的,松下的创始人;本田纯一郎,这个就不用说,是吧,就是本田的;然后是索尼的创始人,盛田昭夫;第四位就是这个稻盛和夫,他是日本京瓷公司的创始人。而且这四大经营之圣前三位都去世了,现在他是唯一活着的,是这样一个人。XX年因为稻盛和夫,挽救了日本航空公司。稻盛和夫的价值观就是四个字:敬天爱人。他的精神境界非常高。正因为他有这样高的境界,他才可以做成这样的大事。而那些眼睛里只有钱的商人企业家,没有一个能过做到最顶尖的,他们最后不是锒铛入狱呢就是把钱财挥霍一空,几乎没有一个有好结果的,最多也就是一个比较有钱的人吧,古往今来,这样的人有很多,今天谁也不会记得他们,因为他们没有境界。

  所以,我就想,一个人只有解决了思想和情感的问题,才是抓住了真正的纲,纲举起来才能够目张——纲举目张。现在我们教育的失败,就在于我们只关注了分数,而忘记了人,教育的最终目的还是应该是培养人,所以,成人比成绩更重要,成人才是成功,古今中外,概莫能外。鲁迅先生早就提出的“立人”的观点,也是这个意思。

  我们只要追寻一下全世界所有国家最初办学的历史,不难发现,人们办学的初衷就是以培养人为出发点的。孔夫子杏坛讲学,就是对人的教育。教育的对象是人,教育的本质就是一个自然的人不断人文化的过程,也就是“以人为本”。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,俄国教育家乌申斯基认为,“我们的教育目标不是要培养聪明的猴子,而是要培养要勇敢地独立思考的人;我们不需要智慧学舌的鹦鹉,更不需要见风使舵的两面人。”

  或者,我们还可以说,我们如果眼睛里只关注分数,就像那些商人只关注钱一样,是不可能得到最好的结果的。如果我们从根本上关注了孩子的内心,那么,这个分数也就不成问题。

  其实,作为一个老师也是这样,如果当一个一般的老师那就算了,如果要成为一个顶尖的老师,那也肯定是一个热爱自己职业的人,如果不解决这个内心的问题,那绝对不可以把这个教师做到最好。

  我们湖北有个作家,名字叫池莉,她在前几天接受一个记者采访的时候就说:

  如果我们的孩子慢慢懂得了衣食是一种大事,勤俭是一种美德,心静是一种大气,宽容是一种真爱……那天下还有什么功课他们拿不到a呢?教育应该是为了人能够生活得更好而存在的,而我们的教育很多时候都忽略了人,这就导致了学校教育为利润,社会教育为物质,家庭教育为脸面,就是没有人!我们首先要明确一个问题:孩子是什么?他(她)首先是一个“人”。

  池莉作为一个母亲,她看到自己怀中天真可爱的婴幼儿,时时刻刻都被那种疯狂的应试教育所胁迫,从胎教到幼儿园到学校到各种培优班、兴趣班,都虎视眈眈地要把她的天真剥夺,要把她快乐玩耍的权利消灭,她就是不甘心。她就努力与这个汹涌的社会潮流抗争,她要保留孩子的赤子之心,最后,她想了很多的办法,来抵抗这个社会的功利主义,现在,她的孩子发展得很好。

  其实,我年轻时候的做法,应该说是很正确的,虽然那时我还没有关于成人或者说“立人”教育的自觉,但是那时候我心中充满了对生活的爱,对语文的爱,对学生的爱,这样就不知不觉影响了学生,即使那时候并不是自觉的,但是,它是符合教育规律的。我想起一句话,正好概括我的这三个过程,那就是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”,转了一圈,我终于明白,最重要的,是要让学生建立正确的人生价值观,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,才会有我们真正的教育。也就是说,我从语文的工具论者又回到了语文的人文论者,或者说,回归到语文的人文工具论者。

  所以,后来,我就“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”了,我又一次回到了原点,但是,这是和我年轻的时候不太一样的,因为我有了成人教育的自觉,这一点很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