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兰陵王反汉蕖吩?/strong>

  卷珠箔,朝雨轻阴乍阁。

  阑干外、烟柳弄晴,芳草侵阶映红药。

  东风妒花恶,吹落梢头嫩萼。

  屏山掩、沉水倦熏,中酒心情怯杯勺。

  寻思旧京洛,正年少疏狂,歌笑迷著。

  障泥油壁催梳掠,曾驰道同载,上林携手,

  灯夜初过早共约,又争信飘泊。

  寂寞,念行乐。

  甚粉淡衣襟,音断弦索,琼枝璧月春如昨。

  怅别后华表,那回双鹤。

  相思除是,向醉里、暂忘却。

  《兰陵王反汉蕖纷⑹?/strong>

  ①箔:竹帘。

  ②阁:停止,同“搁”。

  ③旧京洛:指北宋汴京、洛阳。

  ④障泥:挂在马腹两边,用来庶挡尘土的马具。这里指代马。

  ⑤油壁:用油漆涂饰车壁的华丽车辆。

  ⑥驰道:秦代专供帝王行驶车马的道路。这里指代表京城的大道。

  ⑦上林:秦、汉时苑名,专供帝王行猎的场所,这里泛指京都园林。

  《兰陵王反汉蕖芬胛?/strong>

  轻雨绵绵,柳条随风轻拂,仿佛在迎接奏春天。芳草的碧色映着新开的芍药花,衬托得更加鲜红。可恶的东风嫉妒花朵,一阵无情的风将梢头上娇嫩花叶吹落。我把屏风紧掩,沉水香也懒得再熏。因喝酒会醉,总是怕看见酒盅。回想从前在洛阳汴京,正是少年时代,时常纵情欢乐,也曾迷恋于歌舞表演者。常常准备好华丽的车马,催促美人快些出发游玩。曾经同乘一辆车奔驰在宽广的大街上,也曾携手在上林苑里一起开怀。刚刚玩完热闹的元宵佳节,又早早约定佳期再见。不想会有今日,到处漂泊孤单如浮萍?寂寞啊寂寞,更加思念当日相依相伴的情人。恐怕她衣上的香粉已经消淡,琴弦上也久不弹奏。自从和她分别之后,至今没有音信,也不知她的面容,是否还和以前一样冠压群芳。怅恨分别之后,一切都在变化,万事如过眼烟云,不知何时能化作一只仙鹤,飞回到日思夜想的故乡。我的相思之情无法忘却,只能在酒醉的时候,才能暂时忘却。

  《兰陵王反汉蕖飞臀?/strong>

  这首词是借“春恨”以抒发故国之思的深情,写词人南渡后感怀故国的“黍离”之悲。以往日之欢乐衬今日之悲哀。一句勾转,突然转向现实,看是陡然,实质正表现出作者恍若隔世的那种心境。从对往昔的梦境般的幸福追忆中清醒过来,转入下片,抒写凄凉索寞的心情与对故国故乡的极度思念。全词分为三叠,而意脉贯通。上叠写醉中春光。中叠写少年产台游,追思昔日游乐。下叠是从回忆转写别后相思如梦,主要抒写离恨。东风妨花恶,吹落梢头嫩萼。“东风”二句以拟人化手法,写暮春的东风挟着妨忌和嫌恶的情绪摧花落蕊。联系到词人倍受春风得意的当道权贵,如秦桧之流的迫、打击,“东风摧花”意象,显然是词人自我命运之象征。结尾 三句用口语写情,深婉真挚。言外含有眷念故国的无究隐痛。全词结构严密,从眼前的伤春到追忆往昔,再转入现实的相思。虚实相映,有铺排、有转折,环环相扣,层层深入。过片处注意意脉的转折连贯,情致深婉丰富,却一气贯注。宋翔凤《乐府余论》说:“南宋词人系心旧京,凡言归路,言家山,言故国,皆恨中原隔绝。”可谓至确之论。全词所表现的是国家分裂,中原沦陷的巨大悲痛。在南宋初期的文士中这种情感具有普遍性。。这首抒发爱国意念的词作,写得情韵兼胜。

  《兰陵王反汉蕖纷髡呒蚪?/strong>

  张元干1091—1170)字仲宗,号芦川居士、隐山人,永福(今福建永泰--时至今日,在福建永泰县嵩口镇镇上还有保存完好的“张元干纪念馆”!)人。政和初,为太学上舍生。宣和七年(1125),任陈留县丞。靖康元年(1126),金兵围汴,入李纲行营使幕府,李纲罢,亦遭贬逐。